人物约谈

Q版周鸿祎带你2分钟看懂互联网+

平时大家都听老周的长篇大论,今天他也来卖个萌,Q版出镜。 看看10几厘米高的老周“有祎说一”的都说了啥?       每个人都有一部手机,但未来5年,手机会是什么样子的? 这是一部手机,四个轮子上的手机。 这是一部手机,架在耳朵上的手机。 这还是一部手机,戴在手腕上的手机。     未来的各种智能设备其实都是一部手机,包括电灯、插座、冰箱、空调,都会变成一部手机,它们的共同特点是,都有集成电路,都接入互联网,都进行云计算,只不过它们提供的是不一样的个性化服务。     那么,这些手机的数量会有多少? 有可能是100亿,有可能是300亿,这完全取决于创新的速度。每一部这样的手机都是24小时连接互联网,互相连接,这就是下一代互联网——万物互联。 万物连接在一起,这样的互联网,一旦跟各个产业碰撞、结合,像是把氢气和氧气混在一起,嘭的一声,就产生新的物质,这就是水。互联网与其他产业结合,产生新的商业模式,就是互联网+。 订餐软件把越来越多肚子饿的人和快餐店连接在一起,它成了并不拥有餐厅的快餐公司。滴滴、Uber把越来越多的打车人跟司机连接起来,它们成了并不拥有车辆的出租车公司,Airbnb把找住宿的人和家里有闲置房间的人连接在一起,它自己成了并不拥有房间的经济型酒店。     当越来越多的人开特斯拉的时候,特斯拉的空间可能会成为电影院、音乐厅、电子游戏厅,这就是互联网+,通过连接它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商业模式。     互联网+时代是重新发明轮子的时代,不是把轮子从圆的变成方的,而是让轮子装上芯片,连接互联网,变成智能设备。任何东西一旦连接,就会孕育无限的机会,就会呈现创新的商业模式。       文章来源:创业邦

人物约谈

一个创业者的自述:辞职创业,做一个说做就做的 app

  编者按:创业者 Robleh Jama讲述了自己如何辞掉大公司的工作,开发自己的 App,并最终建立起一个实现盈利的工作室的历程。 故事要追溯到 2009年,那时我在一个大型软件公司工作,但对这份工作不是很上心。当时我对移动领域非常感兴趣,所以一直渴望能开发 App。此外还有一个个人原因,那一年我刚刚结婚,女儿即将出生,所以我想开发一个女儿能喜欢和使用的应用。   给公司起名 我计划以一个公司的名义发布我的第一个应用。当时,我和妻子正在检查完宝宝回家的路上,在助产医生那里我们刚刚听了腹中胎儿的心跳。我灵机一动,“为什么不叫 Tiny Heartbeats 工作室呢?” 我的妻子说,“不错,但 Tiny Hearts 更好”。这就是 Tiny Hearts 工作室名称的由来。     确定产品方向 有了公司名字之后,我开始探索苹果 App Store,并试用了很多不同的应用。我开始分析那些位于排行榜榜首的应用程序成功的原因,以及其他被淹没的应用失败的原因。苹果 App Store 成为了我的学校。 在 2009年,我很喜欢的一个应用是 Live Cams Pro,它是一个监控视频应用,允许用户随时随地查看监控视频。更有趣的是,通过它用户可以查看各种公共场所的监控视频。Live Cams Pro 不是一个设计最好的应用,但是我很喜欢观看动物园的现场监控视频。出于对动物的热爱,我很想尝试一下我能不能在 App Store 上开发出一款最好的动物应用。     产品定位 当我在思考这个应用概念时,我在想人们会使用它来做什么工作。该应用的主要目标是通过有趣和吸引人的方式来向孩子们开展有关动物的教育。另一个次要但好处也不小的目标是,该应用能够给父母带来 5 分钟的和平与安宁。孩子们一定会喜欢它,所以家长会付钱购买。 因为我即将为人父母,所以我知道我的目标市场用户是怎样想的,他们的苦恼和兴趣分别是什么。如果你并不是你的目标市场用户,你应该多去与你的目标用户交谈。不要低估了解目标市场的重要性。了解目标市场的问题、恐惧和希望,以及目标用户想要从应用中得到什么,这些都是必要的工作。   App 命名 我决定创建一个虚拟的动物园,能让人们放在口袋里。我的动物主题应用 Pocket Zoo(口袋里的动物园)因此得名。这是一个用来为孩子以及大自然爱好者(比如我)带来教育和娱乐的应用。   […]

人物约谈

去哪儿庄辰超:创业公司如何竞争?如何亏损?

    注:本文授权转载于源码资本(微信:sourcecodecapital)。2014年12月,源码资本的第一届 “码会” 暨 “源码资本高低年级同学会” 在长城脚下公社召开,源码资本的十几位 LP 和所有被投公司 CEO 进行了交流分享,这篇文章是去哪儿 CEO 庄辰超的分享记录。 这几年去哪儿一直在斗争,从最初到今天我们斗争了十年,成功的把全行业都搞亏损了。连携程上市 11年 的公司也亏钱了,今天我讲讲企业该怎么竞争,比如一个领先的公司容易犯的错误,一个相对落后的公司机会在哪,以及怎么看价格战。     1、增长的策略 第一个问题,去哪儿上市以后,实际上我们一直亏得非常厉害。每个季度大概亏两到三亿的现金,会计亏损五到六亿,但基本股价还比较稳定。有很多人问我说 CC 你怎么搞的,为什么公开资本市场可以接受你这一点?大家都认为上市是要盈利的,实际上不是这样。大家去研究一下历史,Amazon 上市的时候亏得非常厉害,最高的一个季度现金亏损率是 75%。我们基本控制在现金亏损率不超过 Amazon 的速度上在亏。 为什么资本市场能接受亏损?你如果还不是市场第一,或者哪怕你是市场第一,你的业务增速和你的收入增速如果能够保证在 60%以上,并且在一个比较长的时间内亏损,市场是可以接受的。大家可以算一下,如果你维持在 60%以上的增速,大概两年你能够把整个的业务翻 2.5 倍左右,四年能翻 6—7 倍,这个证明如果业务规模始终在高速增长的情况下,你的投入是非常有效的。而市场的空间,addressable market 是非常非常大的。 接下来大家会说,100%的增速你需要,这就出现 addressable market 的问题了,100%的增速能够维持多久?每个创业企业就要想一个问题,尤其是公司进入 C 轮以后,你要开始非常清晰的定义你的 addressable market 到底有多大了。因为大家在早期的时候,肯定是单点突破,刚开始启动点都是一个特殊的功能,来打开市场。但是当你进入高增长阶段的时候,你要清楚,增长的尽头在哪里。至少在当前的产品和策略下,尽头在哪里?增长不是没有尽头的。 像今天的机票业务,去哪儿携程都是盈利的。我们两家加起来占整个中国机票市场接近一半,而且两家目前携程是 40%,去哪儿是 60%的增速,这意味着什么呢?这个增速最多再维持一年了,因为再维持第二年的话,我们两家加起来要超过 100%了,这肯定是做不到的,违反数学规律。所以如果你的增速已经注定在你的 addressable market 上不可能再长期维持超过 60%以上的增速,那么你再打价格战就毫无意义。 反过来就涉及到领先和落后策略的问题了。为什么去哪儿能够在携程六年以后成立,今天仍能够对携程制造威胁,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携程根本性的算错了他的 addressable market,这个也是现在有很多 […]

人物约谈

LIVEhouse.in创办人『程世嘉』:创业前,你该弄清楚的五件事情

    过去三年台湾兴起了一股创业潮,男女老少前仆后继纷纷投入创业的行列,这篇文章不是要鼓励你创业,而是希望你在创业之前想清楚自己是否真的适合创业? 创业其实并非浪漫的事情,我在无数公开场合都开玩笑说:「当初要是想得很清楚,应该根本就不会创业了!」创业路上要解决的问题很多,我把几个重要的事情列出来,如果你觉得这几件事情都搞定了,那就创业,如果没有,那就再想想,毕竟人生这么美好,你为什么要创业呢? 第一:认识你自己 很多人创业纯粹跟流行,一开始并不知道自己要什么,跟风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因为产业浪潮起起伏伏,有浪高的时候,也有退潮的时候,媒体报导的成功公司,多半都是凤毛麟角的独角兽,他们的脚下踩着无数失败公司的尸体才有了今天,我们每天看着Google 和facebook 的新闻,以为创业就是最后会创造出这么棒的公司,心生向往,无形之中犯下了以偏概全的错误。 业界保守估计,超过70% 的公司会在10 年内GG,我想实际的数字应该是更惊人才是,很多公司没有倒闭,但是最后也变成了僵尸。 你究竟是为了什么创业?这是你一开始就要问自己的问题,老子说:「知人者智、自知者明」,先认识自己,不要跟风去创业,台湾不乏创业跟风的例子,最经典的就是葡式蛋塔,回头看看这样的例子,想想自己是否正在犯下一样的错误? 话说回来,如果全世界的人都跑去创业了,那么谁来当员工呢? 第二:人 没有任何伟大的公司是靠着单打独斗建立起来的,媒体或报章杂志或许偶尔会有一些单打独斗的英雄神话,像是叶问要求一次打十个,但是真实世界的运作并非如此,所有伟大的公司都是来自于团队合作,没有例外。在创业之前,你要考虑到如何建立团队,你的共同创办人会是哪些人?你应该要有一些共同创办人与你一起创业,彼此支撑、互为代理,否则公司的风险将完全在你一人身上,这绝对不是聪明的第一步。 有了一些共同创办人之后,你们会开始尝试一些产品prototype 来验证市场,如果顺利就开始扩张团队,新创公司常犯的错误是用低廉的价钱找资浅的员工以节省成本,创业初期,你根本不需要资浅的员工,那只会拖慢你验证市场的脚步,你需要的是非常有经验的伙伴,能够快速针对市场的变化做出调整。 另一个新创公司常犯的错误是大张旗鼓地透过公开的管道到处洒征才讯息,甚至于洒钱大打广告来找人,进行一大堆的面试,这是浪费时间的作法,只会让你的信箱塞满你根本不想要的履历表,你的团队如果不到20 个人,所有人都应该尽量透过核心成员的介绍找进来,因为这些早期员工是形塑你企业文化的重要成员,你应该想想身边有哪些聪明人是你想要和他一起工作的,这些人你本来就认识,有很强的能力和信任基础,能为你的公司打下一个稳定的根基。   第三:钱 Tim O’Reilly 曾说:“Money is like gasoline during a road trip. You have to pay attention to money, but it shouldn’t be about the money. 创业路上,钱不一定是你的目的,但是却是你到达目的地不可或缺的资源,现在找钱的管道已经很多了,不外乎以下几种: • 天使投资(有钱的叔叔伯伯阿姨婶婶) • 风险投资(就是传说中的创投) • 政府补助(坏处是行政流程繁琐) • 育成中心(完全没头绪就往这边去) • […]

人物约谈

帮助街友卖画的ArtLifting,获Toms创办者等人投资110万美金

      除了偶尔一时兴起捐赠物资,以及指望政府,我们是不是还能为街友做些事呢? 美国有个市集平台ArtLifting,贩售艺术作品。但很特别的是,这些作品的主人,来自无家可归的流浪者、或者行动不便的人士。他们画花、画建筑物,也有宛如印象派的荷花池,脸部被切割成好几块的人像,繁复的样式,或大笔一挥渲染出绚烂色彩。         根据《TechCrunch》,截至目前ArtLifting协助48名街头艺术家,把画作放上平台贩售,也有一些作品制作成手机壳、卡片等产品。只要卖出,作者可得55%利润,Staples、微软都曾购买。价格比起经典或当代名作少了好几个零,却已可维持基本生计,甚至有5名画家借此脱离餐风露宿的困境,还有10位画家作品,被选进波士顿美术馆展览。 最近ArtLifting获得汤姆斯创办人Blake Mycoskie,纽约天使投资人Joanne Wilson,“精实创业”作者Eric Ries等人共同投资110万美金种子资金。共同创办人Liz Powers计画用来找到更多街头艺术家,并朝着公益企业的方向前进。     在洛杉矶流浪了8年的Tracy,靠着艺术克服家庭与社会排挤的问题(照片提供:ArtLifitng)     Liz Powers 成立ArtLifitng 之前,曾在波士顿执行过女性街友庇护艺术专案长达九年,她发觉,许多女性才华洋溢,却缺乏发挥天赋的机会。她说,「他们不想被怜悯,他们只不过希望能够与其他人分享自己的作品。ArtLifting 是一个展现他们优势的地方,而且确实产生效果,当我们见到外界以正面眼光看待这些人的长处,带来良性的连锁效应,真的很令人惊喜。」 文章来源:InsideTW

人物约谈

全中文 – 扎克伯格在清华讲了Facebook的“使命”和“用心”

  昨天,Facebook CEO 扎克伯格在清华大学经管学院用中文进行演讲,分享了他建立 Facebook 的几个心得。 几年前,小扎立志每年实现一个年度愿望,其中的一年就是学习中文,他的妻子也是华裔,如今从演讲中看,小扎的中文已经很棒了。之前见习大大,扎克伯格已经可以用中文与其对话获得好感了。 在演讲中,扎克伯格谈到他建立 Facebook 的初衷,强调了愿景和使命感的重要性,当你发现机会后要用心钻进去,他也提到了马云用未来的眼光看问题的理念。 在美国与习大大见面后,此次来中国,想必 Facebook 又在加紧推动进入中国市场的进程。       以下为演讲全文,演讲视频请至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官网观看。 大家好!很高兴再次来到清华大学。 清华是个非常好的大学;这里的学生们正在创造很多重要和创新的东西;你们是未来科技、商业、政府和其他行业的领导者。 今天我想讨论改变世界的话题。很多人会说你怎么创立企业,或怎么解决问题。但是,今天我想要讨论一个不一样的问题。不是“怎么去创立”,而是“为什么创立”。这就是使命的本质。 今天我想说三个故事。就三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是关于“相信你的使命”,做你觉得是重要的事情。 2004年,我创立 Facebook,是因为我觉得能在网上和人连接是非常重要的。 那时候,互联网上有很多网站,你可以找到差不多所有的东西:新闻,音乐,书,电影,买东西,可是没有服务帮我们找到生活上最重要的东西:人。 人是我们生活最重要的。请大家看这个房间,你们看到什么?不是这个桌子,这个椅子,是这里的人。这是人的特点。 每个人都想跟他们的朋友和家人联系。当我们可以分享和联系,生活会变得更好。当我们分享和联系,我们可以和家人和朋友有更好的关系。我们的企业更强大是因为可以和客户有更好的沟通;社会也会变得更强大是因为我们知道的更多。 当我创立 Facebook 的时候,我不是要创立一个公司。我想要解决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我想把人们连接在一起。 当我看中国的公司,像阿里巴巴和小米,我看到的是一样的故事。 当你有使命,它会让你更专注。 Facebook 成立几年后,我们的产品做了一个很大的改变。我们推出了动态消息,这个产品可以让你更好地看到你朋友的帖子和更容易和朋友连接。 现在,人们都觉得动态消息是一个好的产品,但是好多人当时不喜欢。那时候,Facebook 有一百万用户,差不多十万用户加入了一个小组,他们说:如果我们不给他们原来的 Facebook,他们就再也不用 Facebook 了。这是当时 Facebook 百分之十的用户啊!如果是今天,这会是 1.5 亿的用户告诉我们,他们不想用 Facebook 了。 我们当然关心用户的想法。但我们也知道,连接是很重要的。大部分的公司会害怕这么多的用户离开,所以他们会放弃,但我们相信我们的使命。我们知道动态消息对我们的使命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们坚持住了。今天,动态消息是国际社交媒体很重要的一部分。     我第二个故事是关于 “用心”。 如果你有了使命,你不需要有完整的计划,往前走吧!你只要更多用心。 我在哈佛大学的时候,我和我朋友每天晚上吃披萨,讨论未来。我们推出了 Facebook […]

人物约谈

任正非:互联网只是个实现工具,我们目的是发展实业

  “中国历来都不缺乏政治家、企业家,但从来都缺乏真正的商业思想家—在当代中国,任正非算是一个。” 这是《下一个倒下的会不会是华为》一书中对任正非的评价。43岁才开始创业的任正非,“一手把山寨公司变成了震惊世界的科技王国,”同时创立了开中国企业先河的企业治理大法。他在判断企业市场时极具预见性,在企业繁花似锦的时候却说这很可能是企业的“寒冬”。 作为华为的创始人,任正非是华为个人第一大股东,占1.42% ,其余的98.58% 为员工持有。截至2011 年年底,在华为14.6 万多员工中,有65596 名员工持有公司股份。这几乎是全球未上市企业中股权最为分散、员工持股人数最多的一家公司。 那么他对于如今“互联网+”的火热带来的创业热潮、以及现在很多产品硬件非常低成本,然后增加很多软件功能如何看待,以及他对未来的通信事业发展的趋势又有如何的判断,来看看福布斯记者对他的采访,略经钛媒体编辑:     思想意识与体制要创新,并不单单是技术 中国经济发展30年,虽然取得很大的成绩,经济体量是全世界第二位了,但国际社会普遍认为中国没有创新。您怎么看? 任正非: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是邓小平释放了中国能量。三十多年前,中国的生活条件大概是这样的:我们不知道房间里面会有洗手间,我们不知道洗手间是可以很干净的。整个思想结构上处于一种封闭落后的状态,如热力学所说的封闭定律。 热力学讲不开放就要死亡,因为封闭系统内部的热量一定是从高温流到低温,水一定从高处流到低处,如果这个系统封闭起来,没有任何外在力量,就不可能再重新产生温差,也没有风。 第二,水流到低处不能再回流,那是零降雨量,那么这个世界全部是超级沙漠,最后就会死亡,这就是热力学提到的“熵死”。社会也是一样,需要开放,需要加强能量的交换,吸收外来的优秀要素,推动内部的改革开放,增强势能。 外来能量是什么呢?外国的先进技术和经营管理方法、先进的思想意识冲击。但是思想意识的冲击有正面的,也有负面的,中国到底是得到了正面的还是负面的?中国这三十年的繁荣,总体来说,我们得到了正能量,虽然也有负能量进来。 常有人说和西方合作,至今没拿到技术。我们是要技术,还是要繁荣?当然我们是要繁荣。有技术更好,没有技术我们也繁荣了,人们的思想意识在改变,受教育程度也在改变,国人改变了,其实这个社会基本启动了。 现在习主席推动深化改革开放,逐渐让中国不要回到自给自足。其实这些思想意识与体制的创新,并不单单是技术。它对未来100年释放的能量是不可估量的。中国今天还不算十分强大,即使非常强大了,也要向世界开放。其实美国200多年的发展历史,就是开放的历史。     科技创新,要重视教育,重视知识产权保护 现在国家提出来的全民创新、全民创业,您怎么看? 任正非:创新是要有理论基础的。如果没有理论的创新,就没有深度投资,很难成就大产业。 理论上要想有突破,首先一定要保护知识产权,才会有投资的积极性,创新的动力。美国之所以这么厉害,因为它严格保护知识产权,这样美国的创新环境才特别好,所以容易出现大公司。 您也接触了这么多国际上的创新公司,您觉得中国的创新和美国的创新有什么差异?创新是开放的,有没有可能国家与国家之间协同创新,而不是保护主义? 任正非:保护知识产权要成为人类社会的共同命题。别人劳动产生的东西,为啥不保护呢?只有保护知识产权,才会有原创发明的产生。才会有对创新的深度投资及对创新的动力与积极性。没有原创产生,一个国家想成就大产业,是没有可能的。即使就是成功了,也像沙漠上修的楼一样,也不会稳固的。 原创发明的人往往在几十年前就开始提出想法,人类社会并不理解他们真知灼见,可能还会认为莫名其妙,把他们看成异类。科学家在创造的时候是只有少数人掌握了真理,逐渐逐渐再扩散,慢慢人类社会上有更多的人理解,然后在工艺等很多方面的进步,使梦想成为可能,通过几十年时间打好基础,才能为人类社会服务的。 科技创新,要重视教育,重视知识产权保护。特别是农村中、小学教育,给教师体面的工资和社会尊重,孩子是祖国的未来。     低价格、低质量、低成本,会摧毁未来的战略竞争力 在国内,大家都讲的是“互联网+”热潮,比如有的公司也在做类似的产品,硬件非常低成本,然后增加很多软件功能,您如何应对? 任正非:互联网是个实现工具,我们的目的是发展实业,解决人们的生存、幸福问题。实业是就业和社会稳定的基础。第二,低价格、低质量、低成本,会摧毁我们未来的战略竞争力。企业必须有合理的盈利,才会去持续投资研发。没有适当的利润积累,把利润打这么低的时候,实际上是在战略上破坏这个产品。 很多国外的文章,说美国在发展智能硬件、机器人,中国还在做“互联网+”,是方向不一样? 任正非:我们应该走进新的未来时代,这个时代叫人工智能。首先,我们要强调工业自动化。工业自动化了以后,才可能走进信息化。只有信息化后,才能智能化。中国走向信息化,我认为还需要努力。 中国的工业现在还没有走完自动化,还有很多工业连半自动化都做不到。这个时候,我们提出了类似工业4.0的方案,超前了社会实际,最后会成为夹心饼干。所以我们国家要踏踏实实的迈过工业自动化。工业自动化以后,就不需要这么多简单的劳动者了。当前应从提高教育水平、从人的质量入手。 华为二、三十年努力向西方学习,今天也不能说信息化了,因为我们端到端的流程还打不通。我们考虑五年以后,有可能走向信息化,能达到工业3.0这个状态。再花二、三十年,华为才有可能向世界品牌迈进,因此这个路程很漫长,太着急的口号可能摧毁了这个产业。     未来将爆发重大的技术革命 您能否展望一下,未来的通信事业发展的趋势? 任正非:未来世界二、三十年内,一定会爆发一场重大的技术革命。这个革命的特征: 第一,石墨烯等(黑磷\磷烯)的出现,电子技术发生换代式的改变。但是石墨烯没有实用之前,我们其实在硅片上也是可以用叠加、并联的方案来突破物理极限。 第二,人工智能的出现,造成社会巨大的分流,而人类社会也正因人工智能变化。生产模式人工智能以后,简单重复性劳动力就不需要了,需要比较高的文化素质。所以教育很重要。当人类社会适应人工智能的时候,西方国家和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没有工业成本差距,就这是一个新时代的改变。我们如果要赶上新时代的改变,首先要改变教育结构,一定要孩子们都有文化有知识,懂专业、会操作。 第三,生物技术的突破,将会带来巨大的信息社会变化,而且这个边界也越来越模糊。当母语的边界也模糊的时候,连物理的边界也模糊了。   华为给员工的好处就是“苦” 关于华为的机制和企业文化,我看国内有很多文章进行探讨,您能不能告诉我您的看法? 任正非:其实我们的文化就只有那么一点,以客户为中心、以奋斗者为本。世界上对我们最好的是客户,我们就要全心全意为客户服务。 我们想从客户口袋里赚到钱,就要对客户好,让客户心甘情愿把口袋的钱拿给我们,这样我们和客户就建立起良好的关系。怎么去服务好客户呢?那就得多吃点苦啊。要合理地激励奋斗的员工,资本与劳动的分配也应一个合理比例。 在国外,比如跟美国思科、欧洲爱立信等企业共同竞争人才的时候,你们的薪阶是否比别人高出很大一个档次? 任正非:华为给员工的好处就是“苦”,没有其他。“苦”后有什么?有成就感、自己有改善收入、看着公司前进方向有信心……这就是新的东西,这就是吸引员工的地方。华为奋斗在非洲的各级骨干大多数是80后、90后,他们是有希望的一代。 您在这个行业接触了很多美国科技公司,比如雅虎、Google的员工很自由,有的可以在家里上班。雅虎新CEO说员工不能在家上班,还引起了很多内部反对。您觉得类似这种文化,跟我们中国艰苦奋斗的文化,哪个更好,哪个更会激励人才? […]

人物约谈

有很棒的创业点子,只差技术?创业初期,两招找对技术合伙人!

参加创业产品简报多了,听创业者的故事多了,发现有些共性问题被反覆提及,可以说是创业路上不得不面对的通用问题。今天就选择其中一点展开讨论,助你破解「创业起步期找技术合伙人」的难题。 最近,经常听到一些创业者站上台简报,张口闭口创意idea如此的厉害,只需要一个技术合伙人(或者说一个技术高超工程师)就一切大功告成的感觉,却不曾想,找到一个合适的技术合伙人是多麽的难。 不说BAT巨头重金包养起来的技术大王,宁可閒死也不给他们出去市场,更不谈稍微有点儿想法的技术人员都自己抡起袖子下海创业做创办人了,哪还等你去找呢?就算你找到一个胜任的技术合伙人,动辄高昂的年薪,几乎顶得上天使轮的融资了。 难道拥有一个好的Bussiness Plan,没有技术合伙人,就是无言的结局吗?非也,这裡分享两个方法,或能助你破解这一难题。   方法一:大量的媒体曝光,化主动为被动 第一条路是转换思维,用媒体的思维来解决技术合伙人难找的问题。 如果你有一颗真诚寻求合作的心,并且产品的模式和发展前景足够OK,主动出去寻找技术合伙人的效率太低,即使碰到了也未必就愿意放弃曾经优厚的待遇和你单干,毕竟你们不是同学、不是老乡,也不是曾经的同事。 因此你能够做到的,就是转变思维,从主动去寻找技术合伙人,转为将自己的一切曝光于媒体面前,在公开的场合路演,在自媒体上进行产品讯息的传播,以期具有同等志趣的人主动来找到你,化主动为被动。 为何如此操作?因为在没有实际的技术实现能力之前,所有的创意idea都是不值钱的,因此,寻找具备实际执行能力的人是你唯一的需求,因此坦诚透过媒体传播你对产品的理解和实际掌握程度,是给执行力较强的技术人员信心的一种手段。 同时,只有透过自己主动的出击,才能够在没有太多曾经生活交集的情况下,让潜在的合作伙伴更早的发现你,认识你,从而为更深入的接触打下基础。 有同学会说,我把我的商业计划书都在大庭广众面前讲清楚了,别人做了怎麽办? 这个问题基本不存在,一方面同时间拥有和你类似想法的人很多,比的只是谁能够最先做出来而已,创意idea不值钱(很多时候),另一方面,如果一个技术人员掌握了你的idea就能够独立运作起来这个产品,则意味着你在产品中的独立价值是不存在的,缺乏核心竞争力的创办人,一定是无法真正带领一个团队完成漫长创业过程的。   方法二:用「技术创投」分担风险,上坡起步 另外一种方法就是透过技术创投解决产品早期版本的开发,在缺少技术合伙人的情况下,通常大家会想到找技术外包,但是当下的技术外包,由于不对后续的版本负责,直接追求现金收益,后续维护的成本高。 同时,由于技术这种类型的创办人一般对于技术产品的控管,特别是对于外包公司工程质量的控管能力也是欠缺的,因此搞砸的风险十分的大。 因此当下比较流行的技术创投模式是一种更好的选择。 所谓的技术创投,是指一个技术开发团队,在创业产品早期,一般是种子期,透过技术服务提供,帮助创业者实现最为早期的产品技术开发,并根据开发繁简程度和投入工时等折合一定的价值,作为投资,佔有创业产品一定量的股份,并在后续天使轮融资以及后续融资过程中逐渐稀释,逐步退出变现。 这种方式解决了早期创业产品寻找技术合伙人的难题,透过直接输出成品的方式一步到位解决问题,相比技术外包,这种方式不需要投入现金(一般情况下),并且后续因为持有产品的股份,对于产品的质量控管,以及未来的扩展性会考虑的相对周到,而不会出现后续重複或者重新开发的成本浪费问题,并且在一般情况下,后续的产品升级,依然可以透过技术创投公司进行跟进解决,并辅助建立一支独立的技术团队,当然要在拿到下一轮投资的前提下。 这类技术创投公司,一般脱胎于传统外包公司,或者是由传统外包公司出来的高层打造的产品,他们都拥有丰富的技术外包经验,对于一个创业产品中的产品路线规划,技术实现细节和产品进度把控等方面,都拥有绝对的权威性。 这种外包公司一改曾经的直接收钱的简单外包模式,进而透过技术服务投资的方式,来博得更大的投资回报。这也是当下技术外包公司转型的通用模式,能够将曾经收钱服务的模式直接转换为投资模式,自身已经有了充分的自信,对自己的技术服务能力,对自己的市场判断眼光,只有优秀的外包公司或者从业人员才够胆投入到技术创投模式中来。 虽然技术创投的方式看起来很好,但是却有着比较高的门槛,由于技术创投公司的早期技术投入以股份的方式兑现,如果产品最终失败了,未能融到下一轮资,或者中途拆伙,则意味着他们的技术投入零回报,因此其选择产品的标准相对严苛,某种意义上要比一般的风险投资机构还要严苛,因此需要更多的思想准备。 与此同时,虽然门槛比较高,但是从另外一面理解,一旦进入到技术创投公司的合作伙伴范围,则意味着自己产品的未来成功可能性要高出很多,也是很好的试金石。 曾经,那些怀着梦想,或者只有梦想的创业者,在一穷二白时无法最为高效找到技术合伙人,最终放弃了擦肩而过的成功,如今,透过更多的媒体曝光,让更多的潜在合作伙伴发现你;或者将技术实现交由技术创投公司去完成,又有了追逐成功的更好机会。     就这样,是时候行动了。   文章来源:  微头条(网商天下微信公众号)

人物约谈

【马来西亚之光】26岁创办第一个网站 经历人生三大低潮 凭「乔布斯第二个亲自批准的app」东山再起

自从26岁创办第一个网站,江庆恩(Alex Kong)便踏上疯狂的科网创业路,曾经很风光天天见报、与「赌王」何鸿燊把酒言欢、拥有私人飞机。但少年得志树大招风,两次筹备上市都临门失机,转眼更惹上官司、被颁破产令,要一口气卖掉42个物业还债,突然间跌落尘间一无所有。 但他又打不死,于2009年乘着iPhone面世不久,率先由写网页转型为写apps(手机程式),找到翻身机会,其创办的SINO Dynamic当年只是一家空壳公司,至今近6年间开发了逾千个apps,成为本港按收入计最大的apps公司。千帆过尽,他庆幸自己曾经跌倒:「我这20年经验,不是白过的。」 说着流利广东话、现年45岁的江庆恩是马来西亚人,大学毕业后才来港发展。他笑说:「我来自马来西亚乡下地方,好容易相信人。」 他在事业高峰期拥有42个物业。 「我28岁已经置业,不停买。我都问过自己点解咁钟意地产,可能同细个屋企穷有关,小时候无地方住被迫迁,成家人住在van仔入面。」 犹幸父亲的酒店生意渐上轨道,让江庆恩有机会赴美国夏威夷大学留学,攻读旅游系,毕业后顺理成章回到家乡马来西亚协助家族生意,第一个任务是兴建一间新酒店。 「酒店在森林入面,住慨都系土人猎头族,无文化㗎,连摸到一嚿石头都觉得系渠哋自己慨。我之前一车车建筑材料、枕头运入酒店,最后被土人拎晒返屋企。」 经历人生三大低潮 在美国见识过自由风气,他不甘心被困在偏僻的森林酒店,不足半年便「劈炮」,一心自己创业。当时父亲大力反对,却得到母亲支持,并偷偷打本给他作为第一笔资金。 江庆恩亦不负所望,于1996年创办网上订购酒店及机票的网站AsiaTravelMart,并设有亚洲首个电子商务及支付系统,让他成为国际级的科网明星,马云在3年后才创办阿里巴巴。 「廿几岁仔几夸张,上The Wall Street Journal,几乎日日都见报。但当时太后生,个人好嚣,树大招风,外界的批评多到不得了。」AsiaTravelMart很快就获得投行注资,准备2000年在美国纳斯特(NASDAQ)上市,可是碰上科网泡沫爆煲,令其鸿图大计泡汤。 他很快再创办另一间公司AFOOFA,为航空公司建立订票系统,获得Air Asia等大客,生意愈做愈大;但正准备在马来西亚上市前夕,又爆发股东争拗,他被迫黯然退出。 江庆恩后来辗转加入信德集团(00242)打工,出任顾问及旅游部董事,凭着网络推广等新意念,成功协助信德的旅游业务风生水起,连「赌王」何鸿燊都极为赏识。他于是再次心雄,亦不甘于由大老板变为打工仔,遂收购一家旅游公司希望东山再起;然而,小公司经营不易,又被大财团申请破产。 「我可以唔还钱,过几年又是一个好汉,但我不想人生留下污点。放弃是最容易,我记得我夜晚坐喺度谂点算呢!瞓唔到觉,唔知过了几多晚。」真性情的他含泪忆述,即使倾家荡产,始终不想印上破产这个耻辱。 「钱冇咗可以搵番,但留咗唔好慨嘢,就水洗都唔清,做生意好讲信用。好多人笑我好傻,因为我好执着。」 于是他卖光手上42个物业还债,变得一无所有。 「2009年是我最大低谷,我仲记得我行紧路,由西湾河行去金钟,慢慢行,又雷曼事件,收购又被跣一次,点算呢?一张白纸,乜都无,点开始呢?」当时他看到苹果的iPhone刚刚面世不久,专为桌面电脑而设的很多网页已不合时宜,于是灵机一触借用名下一家空壳公司SINO Dynamic,开始编写手机apps。 SINO Dynamic的成名作是在Apple Store卖999.99美元(约7800港元)的「按揭通」,让用户清楚比较银行息率及优惠,并可即时格价及申请按揭,较现今流行的「互联网金融」概念早了很多年。 凭「按揭通」东山再起 江庆恩自豪地说:「按揭通是乔布斯(苹果已故创办人)第二个亲自批准卖咁贵的apps,每日有1至5次下载,销售额已经打入Top10。」他笑言,当时有朋友跟他对赌,称一星期内若有人下载按揭通,对方就会吞胶水,「最后咪我赢啰。」 开业第一年已经有盈利,SINO Dynamic这些年开发了过千个apps。 「我好少写手游(手机游戏),亦不做太依赖噱头的apps,因为生命周期好短。」该公司也代客写apps,江庆恩称最「爽手」的客户是金融保险及支付相关行业。除了争取大客户,SINO Dynamic亦协助主攻衣食住行的小型公司「度桥」,有利润才分成。 「保险、保安apps唔系个个做到,唔系当执下树叶、捉下蝴蝶就得,我们在香港真系冇乜对手。」经历多番起落,江庆恩不变的是依然自信十足。 眼前的江庆恩,粉红色恤衫,外披黑色西装外套,西裤烫得笔直,脚上却踏着一对黄色波鞋。他尴尬道:「影相唔会影我只脚㗎可?我今朝做完gym先返工。」流露出罕见的腼覥:「几年前因为压力太大,愈食愈多,曾经令体重失控,而家做运动瘦番好多啦!」 虽然公司业务已上轨道,但员工都笑他是工作狂。 「去年4月我去完台湾一星期,回来染了不知名病毒,成块脸黑晒,发高烧,只手震晒。开会不停震,我返房跪住继续震。一星期后先入院,原来肝酵素爆标。」 江庆恩坦言,公司每一天都面对挑战,例如他入院半个月,即使卧病在床,仍然忙于追数。 「以前会被大客户拖数,你问渠收钱,佢话你公司好等钱使咩?而家多啲项目,现金流够强,就好好多了。」 回首多年跌宕,他学会一种态度,叫坚持。 「低潮时刻太多,坚持啦,有条路未行过你会惊㗎,但行多咗,你会赚到经验,识继续行落去。」 采访、撰文:彭丽芳 摄影:黄润根 本文为《信報》人物专访「周一人物」节录.

人物约谈

马来西亚“富三代”,白手创立东南亚版Uber背后的故事!

近几年打车应用成潮,世界各地纷纷打响争斗战,北美有Uber与Lyft间愈演愈烈的大战,中国有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的撕逼之战。经历一番行业大洗牌后,GrabTaxi强势崛起,斥巨资打造东南亚最大叫车应用。 来自马来西亚的移动打车应用GrabTaxi堪称东南亚创业界的翘楚,平均每秒钟就产生3笔订单,一天下来有数百万趟往返。昨日该公司宣布获得来自软银2.5亿美元的融资,消息人士透露该公司估值已经超过10亿美元。但这些都只是冷冰冰的事实,其实GrabTaxi背后隐藏着一个感人的故事。 陈炳耀出身马来西亚豪门,毕业于哈佛大学,是GrabTaxi的联合创始人,现出任CEO。他至今仍然清晰地记得第一次尝试说服出租车队使用GrabTaxi应用时,司机对谈话的内容完全不感兴趣,直到他提起曾经也是出租车司机的祖父,才瞬间引发共鸣。于是陈炳耀花了一整天的时间驾驶计程车,试图寻找消费者的痛点,也为了切身体验出租车司机的感受。 在雅加达举行的2014年亚洲创业大会上,陈炳耀表示,GrabTaxi的成立纯属偶然,其实是他在哈佛念书的好朋友刺激了他。当时他的朋友从哈佛商学院到他家过寒假,打了一辆出租车,结果被骗了。朋友非常生气,向他抱怨说为什么不在这一行干点事情,这件事引起了陈炳耀的思考。 陈炳耀的祖父是出租车司机的儿子,在很久以前就白手起家创造了汽车帝国——陈唱汽车,该公司目前是日产汽车在马来西亚的生产商及分销商。陈炳耀说祖父只会讲闽南语,也没什么朋友,没有家里的支持,依然创造了如此庞大的帝国。 GrabTaxi成功的秘诀在于充分了解东南亚区域间的细微差别,并对此作出反馈,把所学到的经验带入公司。陈炳耀说:“我们理解出租车司机的日常收入需求,也知道大部分人都使用现金,并且尊重不同经营场所的当地文化,了解这些细微的差别,就能调动他们为我们工作。举个例子来说,菲律宾不同的城市有不同的方言,如果你在某一城市使用GrabTaxi的服务,客服人员就会用当地的方言为你服务。” 为什么“区域聚焦”是个好策略? GrabTaxi想要专注于东南亚市场,至少目前是这样。陈炳耀一直反复强调他的公司是一家由东南亚人一手打造的专注东南亚市场的东南亚公司。在成功融资9000万美元后,陈炳耀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雇佣更多的人才在各个地区继续推进。 考虑到竞争环境的日益激烈,这在战略上极具重要意义。由于人们对实惠便捷的出租车服务有需求,打车应用在世界各地层出不穷,大家都竞相与客户、司机以及车主签约,竞争非常激烈。虽然出租车的质量、司机的行为以及便捷的支付方式会对此有所影响,但是当其他条件都一样时,就变成了价格的竞争,尤其是在对价格敏感的亚洲市场。 在这场出租车价格战中,财大气粗的就能占据制高点,因为他们能提供乘车折扣,帮助司机购买汽车,并尝试新的方法抢占市场份额。这其中资金最雄厚的就是Uber,它在最新一轮融资中获得12亿美元,而且据报道,Uber已经开始筹备新的融资。但是Uber的战场很广泛,美国、欧洲和亚洲都有涉及,而像GrabTaxi这样的则更加专注于自己的区域。 值得一提的是,东南亚没有其他的出租车应用能在资金上与GrabTaxi相抗衡,GrabTaxi顺理成章地成为东南亚第一大打车应用,而它的最大竞争者是全球巨头Uber。因此陈炳耀之所以反复强调GrabTaxi在东南亚的地位,其背后是有健全的商业逻辑的。 陈炳耀认为将业务拓展到许多不同的地方是不可取的,会削弱自己的实力,GrabTaxi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将目前在做的事情做得更好,不仅要做得好而且要做最好。 推己及人,你的困难就是我的困难 “你的困难就是我的困难,这是GrabTaxi团队里每个人都要遵守的格言,事实上我们也是靠着它才走到现在。公司成立初,我们办公室里没有良好的网络连接,也没有配备空调,那些加入我的人不是把赌注押在我身上,而是他们认为我的想法和理念可行,愿意和我一起并肩作战。”陈炳耀这样说道。 尽管组建一个完美的团队是GrabTaxi成功的关键因素,但是陈炳耀承认他也失误过。因为缺人而雇人,这是非常错误的观点。用人非常重要,不应该是简单的因为需要而雇佣,而应找志同道合能一起并肩作战的人。目前GrabTaxi已经组建了一支约500人的团队,分布在东南亚各地。 令陈炳耀最欣喜的不是越来越多人使用GrabTaxi应用,而是看到出租车司机赚得比以前更多。他每天都会追踪出租车司机的收入,现在司机们一天多赚的钱至少比过去提高30%,有的甚至是300%。刚开始,要说服司机购买一部30美元的智能手机非常难。GrabTaxi的第一批试用者甚至不懂得如何打开手机,现在同样的这些人已经会使用Skype、Whatsapp以及其他的功能。陈炳耀非常自豪地说道:“起初,我们通过给予小额贷款锻炼他们的能力,现在他们已经能独当一面了。” 另一件令陈炳耀欣喜的事情是,每天使用GrabTaxi的乘客绝大部分是女性。这恰恰与GrabTaxi的初衷不谋而合。陈炳耀说:“我们希望女性们能有安全感,我的女朋友、妈妈、姐姐如果乘坐出租车,至少我知道他们会安全到达目的地,这点非常重要。” “为一家创业公司融资并不有趣,但是完全可行,和我的队友相比我算是比较缺乏热情的,但是只要你爱自己,爱别人,热衷于追求你想要的,这些就是别人无法从你身边夺走的,也是你未来必须要去克服的。”陈炳耀微笑着说道。 转载自猎云网报道 (编译:惜惜)

人物约谈

【独家分享】 Lelong.my创办人韦国盛测评马来西亚电子商务发展

马来西亚最大的网络商城Lelong.my创办人韦国盛在手机厂商华为推出其马来西亚网络商城Vmall.my的发布会上被邀请成为演讲嘉宾,分享他在马拉西亚电子商务领域十多年来的心得及看法,内容重点主要围绕在电子商务消费者群、马来西亚电子商务的发展、发展电子商务的有利环境以及本土电子商务的趋势。 电子商务消费群众 1985年以后出生的年轻人,在互联网迅速发展的年代中长大,这群人对互联网的熟悉以及依赖成为电子商务行业发展中最关键的消费群众。韦国盛打趣地表示“互联网是这群“85后”的精神粮食,他们可以在缺少水、电的情况下活下来,但如果你把他们从互联网的世界抽出,这将会是他们的世界末日” 生活在互联网时代,在网上购物也顺理成章成为他们生活的一部分,加上这群人的数量日益扩张,这也表示电子商务消费群众日益增长,激活本土电子商务市场。 本土电子商务的发展 过去的三年,我们开始发现到很多来自各个国家的互联网公司进军马来西亚,比如说日本、韩国、德国、美国、挪威、南非、中国等不同国家的互联网公司开始了他们.com.my网站,这些公司都以超过百万的投资金额开始了他们占领东南亚市场的据地,从另一个角度来分析本土电子商务市场会在这些外国投资者的刺激下百花齐放。 这些外国投资者会选择马来西亚成为其扩展的阵地除了我们拥有广大的互联网使用者以外,语言上的优势也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一些外国投资的电子商务公司以大量的广告将电子商务市场激活,他们教育本地消费者网上购物,将消费者网上消费的习惯培养起来,而这些举动也间接地让本土电子商务公司受益,消费群众日益增长的情况下,本土的电子商务市场正如各位预测般蓬勃发展中。 有利于发展电子商务的环境 除了庞大的消费群,网络设施的完善、金融交易系统以及物流快递服务的日益进步也是让马来西亚成为外国电子商务公司纷纷进军投资的重要因素。 网络商城为何会成为消费者青睐? Lelong的创办人韦国盛表示消费者可以轻易地在这些网络商城获得产品的评价、热卖程度以及其他消费者推荐的产品,这些评价都会成为消费者消费时的考量,而在这样透明的评价机制下,网络商城也成为消费者作为评估某个产品好坏的平台,就算他们没有打算在网络商城上购物,他们也会透过这些平台比较各个商品或品牌,作为他们线下购物的依据。 另一方面,也有部分消费者在线下商家试用商品,然后根据他们试用实体商品的体验在网络商城找提供具有优惠或是更好价格的网络卖家来消费,因此这种线上线下的互动也将会成为未来电子商务发展的重要因素。 预购成为本土电子商务新趋势 预购已经成为马来西亚目前很流行的一种网络购物模式,在没有库存的情况下,向消费者宣传商品并拿订单这种购物模式渐渐地被消费者接受及信任。韦国盛表示当Lelong在几年前第一次尝试做预购的时候,曾考虑到是否应该全额收款或是只收取部分订金,在货物还未到达仓库的情况下就让消费者付款交易听起来很不可思议。 无论如何,预购模式发展到现在,消费者已经愿意对于价格范围在500-2,000令吉的商品做预购付款,预购也渐渐地发展成为马来西亚电子商务里其中一种流行的购物模式。 有尝试预购的人大概都有这样的感受:预购就像期待一个小孩的诞生一样,期待、兴奋,也许就是这样的购物感受,让大家觉得很cool,值得尝试。 马拉西亚电子商务正处于百花齐放、迅速发展的势头,本土电子商务玩家,你准好好了没有? 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人物约谈

【90后做大事】为马来西亚大学生找冠名赞助商的Youths Today

近年来青少年犯罪率飙升使得马来西亚的创业者Tan忧心忡忡,她试图为一些有志青年创造一个平台,给他们的金点子“找资源”、“请老师”。YouthsToday这一平台为大企业和年轻的创业者们搭起了一个桥梁。他们互取所需,实现共赢。她让全世界看到,小团队也能做大事。 当代年轻人所处的环境比他们的父母当年要糟糕得多。这句话听起来有点讽刺意义,因为现在这些年轻人所生活的环境相对来说较富裕,但是又有言论表示金钱并不能买来幸福,这听起来很像真的。特别是当通货膨胀发生的时候,一切都变得越来越贵,金钱就越发不值钱了。 扫一眼手边的报纸就知道是为什么了。The Star Online最近有报告称,在马来西亚的过去七年里,一共有1940名25岁以下的年轻人已经公开宣布自己破产,在今年上半年,就有三分之一的人破产。根据Malaysian Digest的消息,同样的,青少年的犯罪率也在2013年飙升57%。相对2012年的1042例年轻人犯罪,2013年已经涨至1632例。 Jazz Tan清楚的知道这种生活环境下,青少年可以做些什么。她的父亲就是一个从事不健康活动、参与犯罪和毒品买卖的受害者。在他去世的时候Jazz Tan才十四岁。就是从那时候起,她就立志在将来要让年轻人远离不健康的环境。于是她创建了YouthsToday,这是一个为年轻创业者们孵化他们项目的平台,并且在2013年开始正式运营。 Tan回忆说:“在这个行业里我发现了一些问题,尤其是在马来西亚,知名品牌始终和年轻人之间有着一种说不清的鸿沟。当年轻人试图组织创建一些重要的事或者项目的时候,他们往往需要面对一些难题,比如寻找资金、资源短缺和缺乏指导等方面的问题。” 响当当的品牌 目前,马来西亚创业公司YouthsToday已经与几个政府机构和跨国企业针对年轻的人群达成一些合作方案。这些机构里面就有Maybank、AirAsia等Sony大型企业。通过依靠这些大企业的实力对年轻人自主创业的项目进行支持,其中包括一些技术方面和创造性艺术方面的项目。作为回报,这些客户能够获得一个品牌曝光度,在去年一个由Sony赞助的一个韩国流行舞蹈比赛,就是依靠这个品牌效应,收到了近百万的浏览量。 那么这样的品牌支持是如何运作的呢?Tan解释道,“由我们的客户支付资金到年轻人所在的大学或学院,这些资金用于年轻人的品牌项目。可以说这些都是出自于年轻人,用之于年轻人。客户帮助我们的年轻人发展进步,同时,让年轻人在他们的群体中传播这些品牌。” 年轻和技术精湛的这一代人倾向于在他们参加社交媒体活动时分享他们的项目。这能够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但是为了保险起见,YouthsToday还和一些媒体伙伴合作,以增加宣传效应。进而这些品牌可以得到大量的曝光。 另外还有一个额外的好处,那就是可以引入青年志愿者,或者在参加YouthsToday的项目活动时能够获得一些“分数”,然后他们可以将这些分数在网站上兑换一些奖品。就是通过这种方式,项目活动能够接触到一大群的年轻人,能够将他们和品牌紧密联系在一起,这样就在间接地实现了Tan的理想,那就是让年轻人远离不健康的环境,可谓一箭双雕之功效。 对于Tan来说,这只是在某些方面有意义。她说:“我们总是给我们的客户建议,为什么要在广告宣传上投入成千上万美元的资金呢?把这笔钱给我们对青年朋友们做一些有意义的事不更好么? 小团队能做大项目! 对于国家级的项目,就像前面所提到的Sony韩国流行文化舞蹈比赛,需要来自多个学校的青年组织共同努力。只有10人的小团队同样能够胜任,他们能够与YouthsToday协作,共同协调本次活动来自于大约50个院校的年轻人。 简而言之,有一个预案能够来应对这些。“我们与注册的“青年大使”们密切合作,我们的大使们在他们所在的学校能够接触总统俱乐部和一些社会名流,他们就是来自于学生群体内部。就是用“学生大使”这样切近学生的方式,能够让我们的人力资源从不紧张。”Tan解释道。 自从公司去年初启动以来,Tan在采访中透露,他们已经支持了近1500个项目。他们本年度最大的项目就是一个名叫YouthJam的项目。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项目,这个项目在Tan十九岁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运作。可以说这个项目在YouthsToday之前。 今年的YouthJam项目,是由Tourism Malaysia和当地电信数码企业DiGi领头,从印度尼西亚、新加坡和菲律宾召集2000名学生为在槟城举办的一个名叫“增强现实狩猎(augmented reality hunt)”的活动服务。顺便说一下,这三个国家Tan希望他们能够继续扩展到2015年。她将YouthJam视为一个“软伙伴关系”就是通过这样的关系将这些国家各种各样的利益相关方有机结合在一起。 公司已经得到了InnoSpace六个月的租赁以及Kashiwa-no-ha Open Innovation Lab两次比赛的两年租赁,中国和日本可能会成为他们的下一站。Tan强调:“当然,我们在扩大我们的影响力的前提是我们要加强我们的产品。我们不想推出一个有“漏洞”的产品。” 这果然在人们的意料之中,在大型活动期间,他们的网站流量成倍增长。举个例子,在2014年的Youth Awards活动中,这是YouthsToday运作的另一个年度活动,在短短三天时间,就可以看到10万的网站页面浏览量,如此庞大的流量,几乎让网站的服务器宕机。 她解释道:“通常我们每天大约有1000次正常的页面浏览量,但是这一数据根据项目不同而波动。在今年早些时候举办的王力宏演唱会就带来了巨大的流量。” 自我支撑 目前客户只需为每个项目支付固定的费用1.5万美元,Tan透露,在过去的一年里,从1月到11月,团队已经设法确保了14个主要客户的正常运作,这使得他们总收益高达20.8万美元。而这一数字相对2013年几乎翻了三倍,他们在2013年度盈利7.46万美元。 她还补充说,他们还为每个项目花费了大约5900美元运作其他杂物事项,例如支付活动费用等,最终他们是收获纯利润8900美元进自己的腰包。 在新的一年即将来到,Tan在寻求一种改变,希望能够通过这种改变让YouthsToday的收入模式伸缩性变大。YouthsToday在未来为客户将削减大约10%的固定费用。除了之前来自Malaysia’s Cradle Fund45000美元的“摇篮资金”,到目前为止他们都是设法不引入任何外援资金保持自身可持续性发展。“摇篮”在很多方面帮助了我们加强我们的业务模型,同时他们的导师也给了我们很多有用的建议。她补充道。 Tan现在在上海。 转载自猎云网

人物约谈

台湾互联网教父詹宏志分享经营电子商务的小贴士

想象如果有一天,亚马逊的Jeff Bezos、阿里巴巴的马云或是乐天的Hiroshi Mikitani在你面前演讲,为你分析市场指导你如何运作电子商务,想必作为电子商务发烧友的你应该会为之疯狂吧? 虽然以上三个电商大哥级人物还没有来到这里跟大家做分享,但最近有个由马来西亚募基网站MyStartr主办的《马台网路产业高峰论坛2014》邀请了同样重量级的人物 – 台湾最大的网络商城PChome创办人詹宏志到马来西亚跟电子商务业者分享交流。 詹宏志也是台湾网路暨电子商务产业发展协会的会长,他偕同一伙在台湾经营网络生意并且取得亮眼成绩的电子商务伙伴们来到这里和大家做分享。有关活动得到很好的回响,大部分参与者也回馈在《马台网路产业高峰论坛2014》中针对詹宏志及其他台湾电商伙伴的分享也收益不浅。因此我们尝试文字化的记录及分析让没有参与当天活动的朋友一起学习。 如何开始电子商务业务 不要再到处问人:“如何开始”,应该要先开始了再问。在步伐快速的电子商务领域,不鼓励花太多的时间研究如何开始电子商业,这也不实际;惟有开始了自己的网站,你才会发现问题,一边做,一边学习及摸索,从错误中成长。 电子商务是目前最受看好及关注的商业模式,网络开店是最佳的创业空间。电子商务的大环境还在迅速发展,在考虑项目发展的时候,大家是想先观望、做了再打算、还是跟这环境学习成长呢?詹宏志在会上表示,刚创业的企业家或是中小型企业在进入电子商务市场比起大企业简单得多,灵活的团队及应变能力是做电子商务该具备的条件,因此大力鼓励中小型企业加入电子商务的行列。   选择何种产品或服务在网上销售 最直接的选择就是目前你正在经营的产品或服务,无论如何需要考量的因素还包括你目前的产品或服务是否已经在网上热卖或流行,这产品或服务在将来是有人想要的吗?还会在网上有供应需求吗?如果这已经是即将消失的生活形态,那建议你尝试寻找适合在网上销售的产品或服务,不浪费太多资源在转型及开发新市场。 至于正在经营实体店的店主,有些店主还在考虑增加网上销售是否会影响其实体店的业绩,詹宏志建议这些店主必须要有增加网上销售,电子商务化的计划及准备,实体店的体验及现有业绩固然重要,但必须考虑的是未来的购物趋势将逐渐电子化,未雨绸缪总好过亡羊补牢。将你现有的资源及能力整合,然后为你的产品或服务增添价值。 珍惜你的顾客 一个客户从茫茫网海网上搜索资料到消除信任隔膜向新卖家透露个人资料及网上付款,这个过程显然比顾客直接走入实体店体验直接购买复杂得多了。要维持友好的客户关系主要建立你是否能让买家超越对你的产品或服务的期望,作为一个好的网上卖家,遵守你给顾客的承诺、让你的顾客惊喜以及提供友善的服务是必要的关键因素。 建立适合你产品或服务的电子商务运营模式 不要只求快,但讲究灵活度。由如何增加网站流量,到建立口碑以及优化运营团队的工作(包括寻找货源、仓库管理、订单履行、客户服务等),这些在运营一个电子商务业务需要涉及的元素都需要知识及经验的累积,在一开始时只要做好运营流程,当口碑好、订单量大的时候才能有承接订单履行及其他售后服务的能力,好好服务你的顾客。 切记,累积经验及知识,莫忘初衷。 观看KiniTV现场录影片段: INXO TV: 【马台网路产业高峰论坛2014】詹宏志:即将来临的兆元产业 (上集) INXO TV: 【马台网路产业高峰论坛2014】詹宏志:即将来临的兆元产业 (下集) 翻译自〈ecommerce.milo – eCommerce tips for Malaysia by Chairman of PChome〉

人物约谈

台湾品牌成功进军东南亚,保养品电子商务闯出一片天!

访ALLYOUNG Beauty&Health欧漾国际总经理杨智斌 从2007年成立至今,2008年荣获「第九届国家品质保证金像奖」,欧漾国际一开始就专注于美丽与健康,目前欧漾拥有三个不同市场定位的保养品牌,以及一个新时尚的健康食品品牌,产品规划以保养品和生活健康为主。2009年创立品牌「瑞士薇佳 SwissVita」,B12 这名词成功席捲美容界!2013年在中国医药大学成立配方实验室,通路规划以虚实并进的模式进行,欧漾有自有的购物网站和合作的平台,实体通路则以台湾的屈臣氏、杏一医药通路上架,目前全台湾的总销售点大概超过一千家以上!SmartM 日前专访欧漾国际总经理杨智斌(以下简称杨),畅谈保养品的电子商务之路、及进军东南亚所遇到困难与挑战。 欧漾国际总经理 杨智斌 照片提供:杨智斌   Q:当初创业投入保养品和食品领域的原因? 杨:保养品是我们一开始就做的,以医美产品为主要专攻领域,食品是因为我们发现最近女孩子对养生愈来愈重视,所以我们开始专注开发健康天然的食品,比如天然水果乾、或坚果类的商品,取代比较不健康的零食产品。 我们做产品行销是以虚实整合的 O2O 方式来进行,网路和实体通路一起操作,一开始我们就是自己在网路上办活动,在网路上发折价券,请消费者凭折价券到实体店面兑换,再透过社群的分享来传递口碑。所以欧漾从产品研发、行销企划、业务开发等都是我们自己一手包办。   Q:许多国内厂商都想往东南亚开拓商机,欧漾当初在东南亚合作的的契机及合作方式为何? 杨:东南亚的市场已经谈很久,台湾的产品在台湾要做自有品牌相对比较辛苦,首先是市场规模比较小,再来是消费者认知的问题,但我们的保养品拿去马来西亚和越南的时候,当地人会把我们的品牌当作是国际等级,于是我们就发现了商机所在。从2013年开始很积极的去东南亚谈市场的代理,所以我们在 2014 年初完成东南亚的合作协议,目前已经先进了马来西亚和越南市场。 在马来西亚,我们的布局先以实体为主要,因为在马来西亚的电子商务市场还不太成熟,所以我们先进入当地的屈臣氏和万宁药局实体通路,再辅以电子商务的模式,用台湾的经验去教育当地的代理商,教他们怎麽进行网路的行销和销售。所以目前合作方式是,品牌由当地的公司当总代理,欧漾这边协助市场规划和电子商务的模式导入。 善用台湾优势,勇敢跨出第一步   Q:目前进入东南亚市场已经一年多,是否有遇到经营上的困难? 杨:一开始如何让当地人喜欢你的产品,这就是一件困难的事。台湾的网路优势让我们可以在当地进行不一样的行销概念,因此当地人也看到我们的能力和竞争优势,包含我们进了屈臣氏,这对他们而言很强大,所以我们是以台湾的经验和背景,让他们对我们的品牌有信心。当然产品的品质非常重要,所以我们会让他们来参观我们的实验室,让他们知道我们从研发,从源头、原物料的採购检验、到配方的设计,都在台湾完成。他们看到的是很完整的产品生产过程,所以对我欧漾的产品也非常有信心。 我们目前对东南亚的营业状况也很看好,马来西亚分成北马和南马,以北马而言,人口是台北的七倍,等于消费市场足足有台北的七倍大。   Q:当初选择马来西亚和越南的原因? 杨:泰国和菲律宾的政治因素有满大的影响,毕竟政局动盪会影响经济。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地理位置很近,新加坡的市场成熟度比台湾更高,而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密切往来,因为对于新商品的接受度也高。越南的营运则是无心插柳的机缘,因此我们必须给予他们产品和通路的教育训练。教育其实需要花很多时间,所以做自有品牌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外地发展品牌,语言其实不是最大的问题,重点是在于要有勇气跨出第一步。万事起头难,但是只要愿意跨出来就不难,跨出去就能找到做事情的节奏,一步一步做就会找到要诀。 接受多元文化、注意当地法规,做好准备、勇敢进军东南亚   Q:在东南亚市场遇到哪些挑战? 杨:首先就是金流问题。东南亚当地对信用卡使用的意愿不高,因为当地很多信用卡诈骗事件,我们在越南有80% 都是用现金交易,越南人宁愿到你公司现场交易、或货到付款,也不会使用 ATM。但是东南亚腹地又大,所以东南亚相当适合发展电子商务,必须要让他们慢慢接受使用信用卡。越南的电视购物很风行,他们愿意打电话进来、然后把信用卡卡号给电视购物的客服人员,因为他们认为电视从小看到大、是可以信任的,但是网路是最近几年才出现的、比较不能信任。 在电脑使用习惯方面,东南亚的情形和中国很像,他们直接跳过使用桌机,跃进到手机的行动购物。所以在东南亚 LINE 闪购很盛行,直接在手机上按三个键、选择货到付款就下单了,和中国的「微店」概念很像。如果金流的问题能解决,东南亚的电子商务窜起会很快。   Q:给台湾厂商进入东南亚市场的建议 杨:我简单整理四点,也是我在东南亚市场遇到最大的挑战: 一、找当人合作,这可以减少你摸索的成本,因为很多台商是凭着台湾的经验就去东南亚操作,认为这样就能成功,但不同文化就不能用同一套模式,尤其行销的模式一定要变。 二、必须接受不同文化,要抛弃台湾思维。台湾够小、竞争够激烈,很快就可以擦撞出一个成功的模式,失败模式可以很快就会被淘汰。也许你可以用台湾的成功模式去东南亚做测试,但不见得能複製,因为当地人不见得能懂你要给他的东西,所以还是必须抛弃台湾思维,因应当地文化做销售模式的调整。 三、先挑电商发展成熟的国家来经营。以东南亚六个国家来看,目前以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电子商务是比较成熟的,先找电子商务成熟的市场去做运营和测试,遇到的挫折感比较不会那麽大。 四、注意当地的法令,包括电子商务法令和产品法令,这些法令和台湾都是很不一样的。不管是哪个行业,要进入国外市场前都一定要先了解当地的法令,先准备好再进入市场。 后记:採访当日,总经理杨智斌准时赴约,满满的笔记本上对访谈内容准备充分,欧漾进军国际市场这几年,不只在东南亚,目前在中国的广州、上海、淮海也都有实体店舖。创业的成功来自于扎实的努力,台湾品牌,加油!   转载自《SmartM电子商务》